忍者ブログ

散る

等你,在春天裏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等你,在春天裏


“抱歉,明天如果我未回,就將我忘記。”這是你今晚留給我的話。看著一字一句,我竟以為這是個玩笑,隨手幾個字便算是回復,對於你,我一貫是如此的冷漠,敷衍了事,似乎早已習慣彼此這樣的對話方式。可是,我再也沒有看到你的回復,直到晚上,意外得知你的情況,我一下子慌了神。原來,今晚,你要上手術臺,就在發消息後的後幾秒,你就要上手術臺,而且情況很糟糕。我們相識半年,我給你的溫暖少之又少,知道的少之又少,難怪,你總會說頭疼,這幾日你說去買藥,而我總認為是小病小痛,難怪你晚上睡覺時間都要你媽媽來規定,難怪……原來,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以為。難道這最後的幾句話,竟成了臨別之言嗎?忘記是多麼可怕的一個字眼,說出這兩個字需要多大的勇氣,而你,從手術臺上走下時,又會記得那個熬夜的姑娘嗎?此刻,反反復複盯著你說的幾番不明言語,我不禁潸然淚下。

“《花非花。厭春》何還留,總應去。不若冬,知餘楚。休教花月鎖愁盈,事事從來無覓處。”這是你臨別前寫的最後一首詩。春天,這個本該生機盎然,綠意叢生的季節,你怎會厭倦呢?剛開始看到這首詩時,只覺得是你的一時情緒,我隨手回復:“你怎麼了?”許久過來一句:“煩”。之後便沒有了後話,我也沒多問,對於愛好文字的人來說,這樣的傷春情緒應該是司空見慣吧!然而,在此刻,細讀這首短詩,我才發現對於這個季節你是如此的彷徨,不明白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,其實早該離開了。也許過不了這年的冬天,心中就滋生一股苦楚,不想讓春花和秋月鎖住這樣的愁緒,其實早該明白,所有的事都是沒有答案的。原來,這個季節是令你如此憂愁,當所有的希望都萌芽時,你卻不知道你的希望自何處來,一個人最大的悲哀莫過於生命早早流逝,不知道是否能活著看見明天吧?想及此,我又落淚了,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子,可從何時起,我的眼淚會如此懦弱呢?也許是歲月帶給我太多意想不到的聚散別離,我的生命裏從來都是悲歡離合的場景吧。

夜越來越深,望著蒼穹,我千回百轉的眸,多想把黑夜看穿,多想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,你會安然歸來。

相識半年以來,隔著螢幕,你曾笑著說:我不小了,都20了。你曾笑著說:以後我要上大學,和你一樣。我只是盯著螢幕笑了,終究只是20歲,還是個小孩子,卻總要裝作和我一般大的年紀。我總是笑著回復你:小屁孩,好好學習,少玩手機。而我從來不知道,上大學,這個字眼與你而言是多大的奢侈,你也從未透露過關於自己病情半句。當我還以為路很長的時候,忽然在某一刻,就沒了你的蹤影,當我還覺得處在幸福的巔峰時,心忽然被冰凍,觸手可及的幸福一下子墜落到萬丈深淵,誰能告訴我,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啊?恍惚間,我已分不清,我是哭了還是笑了脫癦

你不是曇花,怎麼可以在一瞬間綻放?這樣遇見也不是煙花,怎可在一瞬間冰涼到極致?我總是相信這世間有奇跡發生,而在今晚,同樣可以有奇跡發生。你的人生只走了三分之一,怎麼可以匆匆退場呢?天涯之間,有多少關切的目光在期盼你安然,有多少目光在手術室門口忐忑期盼,而螢幕這頭的我,同樣,在為你深深祈福。我知道,你終究會安然回來,與我再續文字緣的是吧?你知道,我不喜歡莫名的離別的,不論是愛情,親情,還是友情,我都不喜歡突然地散場。

琉璃,你會回來的是吧?

琉璃,你不忍心我再次陷入牽念成殤的情結中吧?

琉璃,你說過,你已經長大了,你還會繼續寫文,繼續讀書,像我一樣上大學。所以,你會好好回來對嗎保濕針

風中,我輕輕的將你呼喚,多希望這呼喚的聲音可以隔著山水,傳達給你,帶給你信心和勇氣。“我,一定要等到你。”這是我內心深處最真切的聲音。“我,一定可以等到你!”這是我內心最深刻的期盼。又一陣風過,我已看不清,是誰的眼淚在飛。

我所在的城市春天還未到達,我卻早早地滋生傷春的情結,筆尖早早染上秋雨的潮濕。聽著你空間熟悉的音樂,看著你昨日留下的詩詞,想著你曾帶給我的感動,我依舊落淚,這一切,怎麼就像是一場玩笑?我知道,我已入魔,太過於感性,太過於感傷,脆弱的不堪一擊。

太多的遇見未來的及說再見,我相信,那並不是再也不見,我們還會相見。或許夢醒後,我的消息框就會閃出熟悉的頭像,發來熟悉的一句:“早些睡,說好的,不超過12點。我明天要去爬山。”這明媚的春天,是正好走出去,看看風光的季節呀。

等到船外的草兒開始發芽,花兒開始含苞,樹兒開始抽新,這裏的春天就到了,而你的城市,已然到了夏季,既然春已過,你就不必在憂愁了是麼?那麼,該是你回來得時候了,我等你,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裏,我等你,在春天裏,我們相約開始一場文字的花開美麗華評價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